霜樱子

fo前看这
深居aotu,过激金吹
只吃all金相关cp
各cp喜好程度如下
卡金=双金≥all金>F4×金>其他金受cp



进入缓慢填坑状态,文笔渣,脑洞跳跃,懒癌晚期,高一选手。更新全随缘。欢迎催更,说不定就更了。
周日下午与周五上午不在,其余时间欢迎骚扰。欢迎想要扩列的小天使私信哦⊙∀⊙!

头像是群里怼总给的头像,也就是我的人设图了!我爱死怼总了!

【双金】另一个我(重修加长版)

*群里的太太们觉得之前那一篇剧情有些不连贯,所以找一篇我会在原来的基础上改和加长。
*这是群里大大  @黑白纸、白黑字 的梗(上次忘记艾特了,蠢死算了´_>`)
*具体设定可以看前篇(我懒得再打一遍(๑`灬´๑))
*依旧是小白文,如果有大佬有建议可以私信我哦
*接受点文,不过具体多久会写我就不知道了(只接受all金点文)
*补充一点:倘若身体的心脏没有受到伤害,另一个是可以在主导灵魂死后依旧活下来的
*我果然看不下去我的文笔,太羞耻了
*ooc突破天际

1
金是个孤儿,有个姐姐相依为命。 但他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成为孤儿的。

毕竟他可是亲手将那杀人凶手撕成碎片的。

五岁那年,金的父母因为被一个星球的贵族相中,获得了大量赏赐以及离开登格鲁星球机会。他们很快就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们的好朋友,并许诺当他们有能力了一定会回来帮助登格鲁星的所有人。

他们的好朋友表面上装作十分真诚的恭贺着,心底却疯狂的妒忌着和咒骂着。他盘算着如何成功的杀人灭口,如何的代替他们成为那幸运的人。

很快他就被贪欲吞噬干净,做出来疯狂的行动。 他将金的父母引诱到一个废弃的矿洞内,用刀刺穿了他们的胸膛。当他觉得天衣无缝的时候,却被好奇跟来的金目睹全部。包括那人是如何歇斯底里的一刀又一刀在他父母身上捅出一个个血窟窿。

当金看见以前总是很温柔的叔叔带着被欲望扭曲的狰狞笑容一步步走来时,却只能呆立在原地,脑袋里就像被一根木棍搅拌,慢慢失去了意识。

当那人的刀尖即将扎向金,一个带着黑气的金色箭头就那样刺穿了他的腹部。他惊愕的看着面前低着头,浑身可是有黑气冒出的少年,而刺穿他的东西正是从他身后冒出。而在那人彻底失去意识前,他看见金突然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抬起头,原本像大海一样透彻的蓝色眼睛变得像被鲜血染红,令人汗毛倒竖。

而金背后冒出更多的箭头直直向他刺来……

2
那之后,金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前都是活泼开朗,总是带着像阳光一样温暖的笑容,而现在他总是一个人待在,不会和任何人说话或者玩,还让别人称呼他为黑。甚至只要是靠近他就会被他攻击,连秋也不能靠太近。

秋一直都认为金只是受到了惊吓,需要静养,便也没有细想。 直到金有一天救回了格瑞。那时的秋看见金终于又正常的喊她姐姐,撒娇求帮助的时候别提有多开心了,立马就答应救人。但没想到金没正常几天又变了回去,还对格瑞的事完全不知道。

秋这才觉得不对,在翻阅了许多书籍和问过了许多长辈大致猜出了金的情况。不过知道了情况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就在秋急得团团转的时候,这个的星球的一些长辈子便如同雪中送炭般告诉了她凹凸大赛的事,并希望她帮大家改变命运。

秋一口就答应了。

3
其实在黑上一次从莫名其妙的沉睡中醒来后就感觉自己不对劲了,在一次睡觉时便发现了那个一直沉睡在这个体内的家伙。

那家伙跟他长得一样,只是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明亮的让人厌恶,还有那天真的神色,一看就是一个傻到底的笨蛋。金这个名字倒是很适合他这样的天真笨蛋。

黑从与金的对话得知了他并没有关于父母的那段记忆,在结合之前自己的看见的古籍中他推测出之前的自己恐怕是因为接受不了事实选择了逃避,灵魂分为了两份。 他负责继承那份绝望的记忆,成为纯粹的恶意结合体;而那个笨蛋则是忘却了那份记忆,干净的如同一张白纸。

黑不认为这样的家伙有资格活在这个污秽的世界,这里只有背叛和谎言,连最亲切的人都会因为权利、嫉妒、金钱等等刀刃相见,怎么可能有什么真心朋友?

金总会胀红了脸极力反驳:“才不是!朋友就是朋友,只要真心相待,他们也会真心对你的!”

黑总是不屑的嗤笑回去:“好啊,我把身体主权给你,你倒是来给我证明啊!” 每当金被格瑞以修炼的理由来拒绝或者被其他的登格鲁星人以看怪物的眼神盯着躲开时,黑总会肆无忌惮的嘲讽他。但那家伙就像小强一样,坚强的要命,完全都不会动摇。

让他都差点被金的坚韧精神打动。

4
当秋走后,那群被就忌惮厌恶黑的人没了顾虑,便肆无忌惮的对着黑进行各种有意的报复,即使有格瑞会收拾他们,可他们依旧有恃无恐。
不过这在黑眼里看来只是一群虫子不知死活罢了。若不是某个笨蛋死活不让他出手,恐怕他们早就到地狱报道了。

虽然黑对于弱者的畏惧和厌恶并不讨厌,甚至可以说是享受,可是欺负太弱的虫子久了也会没有意思,轻轻的一碰就会屁滚尿流,完全无法满足他的快感啊。不过格瑞那家伙倒是挺有意思的,可那个家伙依旧死死拦着不让。

啧,真是烦人。这种家伙果然还是应该消失啊!

不过黑也挺开心秋走了,他也不用在忌惮那女人了,他可以随便去那些被称之为禁区的地方了。果然还是猎杀那些疯狂的怪物会更让他心情愉悦。

不过也会有陷入危险受伤的时候,每次逃脱后金就会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念叨叨一大堆。刚开始时他很讨厌金这样在他脑中边聒噪,总是会很凶的骂回去,气的金整个人都要冒烟了。可是每当第二天他总会像什么事都没有照样婆婆妈妈的在他耳边念叨 。渐渐的他也习惯了金这样,毕竟除了他也几乎没有人会关心他了吧。

而且不知道格瑞为什么总能在黑出现生命危险的时候及时赶到,每当这时金总会洋洋得意的对着黑说:“看吧,我说的对吧!格瑞是我们最好的朋友!”“不是我们,只是你的朋友”

不过黑越来越讨厌金提起格瑞,每次他提起格瑞整个人就像冒着亮闪闪的星星一般,本来就亮的眼睛就像盛满光一般,脸上总会带着十分阳光的笑容。

好嫉妒。黑看着在不停说着关于格瑞事的金,内心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连忙打断金。

但是这个却念头越来越明显了……

5
黑和金发现他们身体受到的伤害只会体现在主导身体的那一人身上是在那件事发生的几天前。

那天是金趁着黑睡着了,偷偷拿到身体控制权跑到一个森林里,却不幸迷路了。金在森林里乱走了好久,莫名其妙到了一个野兽的领地上。金在与野兽纠缠了一会后,黑便被吵醒了。

他赶紧夺回控制权,杀死了大自己好几倍的野兽。 在意识里准备好好教训金一顿的黑却发现金的意识体上有了几道伤口,而身体上虽然有,可是他并没有感到痛,反而触碰伤口时,金却有了反应。

于是他再也不允许金不经他允许乱跑出来了。

6
如果可以,黑希望他可以回到那天阻止自己,这样他或许还能与金相处久点吧。

像往常一样,他躲过格瑞的视线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森林里,准备继续寻找野兽来发泄自己的欲望。他在森林里漫无目的的走,偶然发现了一个被藤蔓包裹得密不透风的山洞。

扯掉藤蔓露出了个大概一米左右只能勉强容纳一个人的洞口,有着一股清凉混杂着奇异芳香的风从中吹来。黑大致大量了一下洞内,发现里面有着一些发着幽光的植物,可以勉强照清路。

金看着这个洞很好奇,大大的水蓝色眼睛就那么看着黑,意思不言而喻。

黑想了想便弓下身子进入了洞内。 这个石道大概有几百米,中间还有许多分叉路口。不过很显然已经好久没有人来过这里,青苔到处都有。黑选择了一跳看上去应该有人走过的路,越走里面越宽越高。

大概走了十多分钟黑便看见了亮光,不过金却突然不安起来,想阻止黑继续走下去:“黑,要不我们回去来吧,我总感觉里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要是遇见危险……”

“你害怕了?果然是个胆小鬼。我才不管有没有奇怪的东西,有就打死。”黑无所谓的挑起嘴角,带有些嘲讽意味打断了金。

金有些不满的嘟起嘴,反驳道:“我才不是胆小鬼!我只是……我只是有点不安而已!” 黑没有继续与金吵下去,加快脚步走向了光亮处。

刚刚走出洞口就被一阵强光给刺激的张不开眼睛,好一会才适应。 刚刚睁开眼睛,金的声音便带着兴奋在黑的意识里响起:“哇!好神奇的地方啊!这里面竟然有个小池子,你看你看,那边的植物好奇怪,还有好多稀有矿石耶……” 黑揉揉脑袋,示意金安静,细下来观察这个地方。

7
这里应该是一座矿山内部,不过顶部却像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给划开,露出了一个洞。而刚刚那晃眼的光则是从那里泄下来的阳光。而在黑的不远处有着一个月牙形状的水塘,不知道有多深。周围的岩壁上长着不少的奇怪植物和珍稀矿石,随便一个就可以让登格鲁星的人一辈子吃喝不愁。

当黑走近水塘刚想仔细看看时,一个张着大嘴的黑影突然从水中窜出。还好黑反应够快即使后退,说不定就那样成为那家伙的口中餐了。

黑迅速打量了那家伙几眼,大概有三四米宽的身子,像蛇一样细长的身体,但是却有着无数的足。浑身布满了黑色鳞片,头上有着一个金色的三角,没有眼睛却有一对长长的触角。 黑突然想起之前有个老人嘴中所讲的登格鲁星上的怪物传说,里面好像有讲过这个玩意,只是没想到这是真的。

那怪物突然动了起来,黑只能堪堪躲过,身上很快便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这让他感觉有点烦躁,只能边想办法困住它边向洞口跑去。 那怪物仿佛知道黑的打算,迅速的用庞大的身体堵住洞口,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他吼叫。黑不得不捂住耳朵,但高声贝的刺耳声音依旧让他险些支持不住了。怪物突然再次发难,直接将黑给撞到墙上吐了一大口血。

黑即使在厉害可这具身体依旧只有12岁,他现在根本无法动弹,只能勉强保持清醒。那怪物仿佛像猫一样颇有兴趣的在玩黑,黑却只能愤愤的盯着它。

那怪物玩了一会也没了兴趣,抬起一只足准备刺下去,黑也闭上了眼睛。 然而想象中的刺痛感并没有到了,有的只是一股强烈的拉扯感与一声痛苦的闷哼。黑急忙睁开眼睛,不出所料的被金夺取了主导权。

金虽然在夺取了控制权后就马上做出了反应,但是这具负伤的身体却跟不上节奏,他还是被那家伙给穿透了身体。

还好没有伤到心脏……

在意识模糊前,金微笑的想到。

8
黑不知道他是怎么杀死那个怪物的,不过他也不在意。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的把那个笨蛋给救活。

明明没有伤到心脏,为什么他会有一种窒息感和疼痛……明明早就想杀了他自己独占这个身体,可是为什么他就要在眼前消散了,自己会那么的手足无措,会那么不舍得……?明明那么讨厌这个家伙的,为什么?

“金……?”黑感觉到一个冰冷的东西摸上了他的脸,金的脸上依旧带着那抹耀眼的笑容,可是那紧皱的眉头让他的表情有点狰狞。

“你哭了……为什么要哭?没事的,你不是很讨厌我吗?现在我走了,你应该笑才对啊……你要好好活下去啊,别再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了。格瑞……和姐姐会担心的……咳咳咳!”

“闭嘴,闭嘴!不要说了,给我撑下去!笨蛋……”黑想抓住滑下去的手,可是金只是灵体,只能看着他的手滑落道地上,黑突然害怕起来,声音剧烈颤抖着“金?金!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了!别走,不要走……”可金没有回应他,灵体也慢慢的在消散。

黑突然眼前一黑,来到了一个虚无的空间。

【你想救他吗?】

耳旁突然传来一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那声音毫无波动的说道。

黑想动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禁锢在了原地,只能注视着前面一片黑暗。

“你是谁?你可以救金?!!”

【你想救他吗?】那声音依旧平淡无波的重复道。

“当然想!告诉我怎么做,无论干什么我都可以!只要能救他……”

【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

【即便你会永远消失?】这个声音突然带上了点惊讶。

“消失就消失!别废话了,快点救他!不过我有个条件,让他忘了关于我的一切,还有那个记忆。以及治好他身上的所有伤。”

【如你所愿】

9
“金!快醒醒!”

当金迷迷糊糊醒来时,他看见格瑞那张永远都是冷淡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紧张和害怕。

“格……格瑞?我这是在哪?我还想记不起来了……”金苦恼的拍拍头,他总觉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格瑞见金醒来了,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皱紧眉头:“记不起来就算了,我们回家吧。”

“哦。”金在走出森林时突然感觉有什么在看着他,回头望却什么都没有。“奇怪了……”

10
黑看着金和格瑞有说有笑的离开后,嘴角微微勾起。那双血红色的眼睛里带着可以溺死人的温柔,轻轻的开口后便消散在了空中。

“再见,金。好好活下去……我爱你。”

(这样一个短篇我也能写三天,我也是服了我自己。占tag抱歉)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