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樱子

fo前看这
深居aotu,过激金吹
只吃all金相关cp
各cp喜好程度如下
卡金=双金≥all金>F4×金>其他金受cp



进入缓慢填坑状态,文笔渣,脑洞跳跃,懒癌晚期,高一选手。更新全随缘。欢迎催更,说不定就更了。
周日下午与周五上午不在,其余时间欢迎骚扰。欢迎想要扩列的小天使私信哦⊙∀⊙!

头像是群里怼总给的头像,也就是我的人设图了!我爱死怼总了!

【双金】另一个我

混all金圈怎么久终于决定写文交党费了!新人小白第一次写文,文笔稚嫩,不喜轻喷~(* ̄3 ̄)╭♡这是群里 大大  @黑白纸、白黑字 的梗,稍微改了点条件(つд⊂) (不过我感觉我依旧写歪了(இωஇ ))
金身体里有两个灵魂,黑金为主导身体的灵魂,金为副灵魂✔
两个人格的想法不互通,受到的伤害也不互通✔
身体受的伤是直接体现在主导身体的人格的意识体上✔ 小萌新瑟瑟发抖的求大佬指点✔
极度ooc,依照原著剧情有魔改✔
格瑞是由金作为主导时救的✔

1
金一直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自他五岁时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因为被别人嫉妒而杀害他便分裂了两个人格。

他是继承了那份令人绝望的记忆的主人格,他杀害了那个人,深深地享受着来自杀戮本性带来的满足。从来不会对任何人付出真心。他觉得人性本就是贪婪不可以信任,就连亲姐妹都可能因为以为嫉妒而反目成仇。

所以他很讨厌另一个自己,一个天真无邪过头的笨蛋,对一切都总是信心满满的样子,总是毫无保留的付出真心。

他不喜欢金这个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适合那种天真的笨蛋,很适合另一个他自己。

于是他给自己取名为黑,而那家伙则继承了这个身体的名字。

2
黑讨厌金的眼睛,像被雨洗过的天空一样澄澈透亮。就跟那家伙的性格一样,总是那样的清澈无邪,总是将所有人都装最重要,最清晰的地方。

不像他的眼睛像是被所有丑陋的事物染出来的红色,令人战栗,令人恐慌。可是那家伙却说他的眼睛像红宝石,很纯粹很美丽。真是令人可笑的家伙,永远只看得见好的事物。

这种适合被养在温室的花草果然不应该存活与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

3
可是那家伙仿佛有魔力一般,让所有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聚集在他的身边,甚至喜欢他,而连他自己也无法幸免呢……

4
在秋离开去参加凹凸大赛的不久后,那些原本还因为秋的面子而刻意收敛起的恶意已经完全不加修饰的全部加害在黑身上,若不是惧怕他那奇怪渗人的力量恐怕早以用武力将他赶出登格鲁星了。

黑本不在意他们这些令人可笑的本能行为,甚至有些享受来自别人的恶意。但是登格鲁星的人对于他来说弱小得过了头,完全没有满足他的野兽本能。

倒是被金救下的那个家伙倒是挺让人有兴趣啊,只是可惜总是被那个烦人的家伙以什么“格瑞可是我们的好朋友啊,你不能伤害他!”拦着。

导致他不得不去猎杀那些凶残的野兽来满足自己。

5
但是他还是高估自己的能力了,终于在败于自己的高傲下。在他以为自己终于要死在狂暴的野兽的利爪下时,那个笨蛋竟然趁他不注意抢过了身体的主导权,替他承受了这致命一击。

当他看见他受伤的那一刻他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他夺回身体就那么硬生生的将大于自己几倍的野兽活生生的撕成碎片,可是他却感受不到任何快感。那时的他脑海里只有那家伙被野兽利爪穿透胸膛的那一刻。

“金?金你怎么样了?笨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傻!撑住啊,你可不能死了!”

他第一次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了,明明他见过了无数人的死亡,却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害怕,如此的手足无措。

明明我早就想让这个笨蛋死了,为什么,为什么他快要死了我却如此害怕……

金勉强抬起被冷汗浸透的脸,露出跟以前一样耀眼的笑容:“黑你怎么哭了?我,我没事的……你,咳咳咳”可是话说到一半,金却突然痛苦的咳嗽了起来。

“闭嘴,你不要说话了!给我撑住啊!”

6
“你想救他吗?”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披着黑袍的人突然出现在了黑的后面。

黑抬起布满了泪痕的脸,就像在海中看到了救命稻草的人一般用希冀的目光盯着那人被完全笼罩在黑袍之下的脸:“你看得见他?!你可以救他对吗!”

“你想救他吗?”
那人没有任何波动的重复了一遍。

“想!无论怎么样都可以!”黑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道。

“即使要你死?”

黑看了一眼已经失去意识开始变得透明的金,十分坚定的说:“即使我死我也要救他!毕竟他才是金!”

“如你所愿。”

7
当黑最后的意识透过金的双眼看见格瑞焦急的寻找过来后,无声的吐出几个字,微笑着消散在了一片虚无中。

“我爱你,金……”

感觉自己写的好羞耻,看不下去了(捂脸(இωஇ ))等有机会重写吧(之前忘了艾特大大了,蠢死算了)

评论(7)

热度(31)